• 李宇嘉深圳二次房改对其他城市有重大示范意义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4-17
  • 英国举行国际步姿大赛 多国军人同台竞技 2019-04-16
  • 酸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5
  •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全国展开 新反腐机构日渐成型 2019-04-15
  • 回复@海之宁:其中跟你不对付的小寻子、真理论者都是批咱的主力军也!小海童鞋作何解释? 2019-04-12
  • 捷克总统焚烧红内裤羞辱记者 曾称媒体是化粪池 2019-04-12
  • 1—5月我省进出口总值1439.7亿元 增速全国第二 2019-04-12
  • 【有关北京辖区的案件】在网上反映到了【最高检】的有关网站,而经过其【编号查询】,结果反馈出来的【信息】却是【最高检】把案件下滑给了【北京高检】,而【北京高检】则 2019-04-12
  •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11
  • 期末,就是考验班主任文笔之时 2019-04-11
  • 英国家长也在为孩子升学操心 2019-04-08
  • 2018年武汉轻工大学招生计划公布 在鄂招生2643人 2019-04-07
  • 谁是女排最大核心?国际排联给出答案 她当选不意外 2019-04-06
  • 中国现在大学毕业水平人口有近一亿,20年后是3.5亿,比美国总人口还多,硕士生将达到2千5百万,博士2百万。这就是20年后中国的实力,不管美国怎样折腾都是没用的 2019-04-02
  • 新华社评论员:厉行法治 常修政德 2019-03-31
  • “此乃机密之事,恕本尊不能与你说!”向罡天咧嘴一笑,将重狱峰纳入体内,朝老灵贶王是眨眨眼睛,笑了?!骸磿w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那小模样,显得极是得意!
      
      “算你小子有些手段,也罢,你与药王殿的过结一笔勾消,但从今以后,你若是再敢来药王殿胡闹,休怪本尊会怒起杀人!你应该知道,本尊若疯魔,你定然是会死的!”
      
      “老灵,你又狂了!”向罡天起身,看着老灵贶王道:“纵然你现在掌握一丝指道奥义,但本尊敢和你打赌,定是在你之前踏入主宰之境,下次再见面谁杀谁还不一定呢?你说是不是?就像现在这般,本尊弹指间,你就得远遁千万里?!?br />  
      说着向罡天随手轻弹,一道金光从他掌间射去,往黄泉殿外而去。
      
      老灵贶王看在眼中,狠狠地骂了句,却是真如向罡天所说的那样,身化长虹朝那金光直追而去。
      
      因为那不是普通之物,而是那道鬼帝法旨,试问岂能有失?至于说什么弹指千万里,算个屁!
      
      而等他取得法旨,真身从虚空降临,准备给向罡天一点教训时,却是发现本在殿中的人早已经不知去向,殿内那柳星的尸首上倒是留下一行腥红的字。
      
      “老灵,别送!”
      
      “小王八蛋,你还真以为本尊要给你送行?本尊送你一指!”老灵贶王怒骂着,末了,那本是杀意腾腾的脸上竟是化成一抹笑容。似乎,倒是有些欣赏这无赖的行径。但似乎又心有不甘,嘴中嘟囔着:“王八犊子的,算你跑的快!”
      
      向罡天早就知道老灵贶王的真身在暗中候着,一旦自己将法旨归还,定然是会受些苦楚的,说不定被他一指弄死都有可能。所以,临了才是用这一招无赖的手段,安然离去。
      
      离开鬼界,自然是不再走鬼门关,生怕老灵贶王去堵截,直接裂破虚空进入虚空乱流中,由此回到人间界。
      
      湘西市的林中向府,向罡天是没有去,因为早与几女商量好,事了之后燕京会面。众女有心打拼出一个大商团,自然是以燕京为佳。虽说现在的地球变成祖界,无国无疆,可燕京有着前面的积累,依然是全世界有名的大城市。
      
      当然,之前的燕京是东天宫制定规则,众生要想在燕京生存,就得依他们的规矩行事。但现在东天宫灭,魔族与三大天宫闹的不可开交,谁也没有腾出手来接手燕京,自是无主无治,称得上是天下大乱。不少的世族名门,都想来一试身手尝得甜头,结果自然是血液成河,有甚者甚至是举族被灭,血雨飘空数日之久。
      
      向罡天来到燕京,与几女会聚。
      
      几女这些时间倒是有着不小的动作,将禁城旧址从一世家手中夺回,正大兴土木,恢复禁城原貌。当然,也是引来一些人的不怀好意,不过有七十二奴在,那些想闹事挑衅的人着实是成不了气候。李轻月只是一句话,燕京当日消失五大世家名门,顿时让各家对禁城视如猛虎,不敢再轻易寻事。
      
      以暴制暴,倒也算是站稳脚跟。
      
      向罡天到时,禁城已经基本上建成!七十奴七十二族,有的是人手,建一座城,对他们这些人而言那不是什么大难事,轻易完成。
      
      禁城,还是禁城!
      
      向罡天回来,自然是亲自出手布阵,以他的阵道造诣,集七十二奴的家族资源,将禁城是打造成真正的禁忌之地。核心之地,更是融入正道城!真要是禁城的防御被摧毁,众人也是可以从容进入正道城,悄然离开的,之前那样的事情是不会再发生。
      
      而在向罡天接手后,几女却是带着一些人,开始忙活组建公司的事。众人虽是同在禁城内,却是连见面都有些为难。
      
      向罡天倒也不去打扰她们,闲时练剑,以求得奥义之力。对他的练剑之法,众人是大为不解,甚至是大感奇怪的。因为向罡天的练剑之法,不是以参悟剑道为主,而是拿着一柄三尺木剑,一丝不苟地去练习,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
      
      几女得知消息,大为担心,放下手中的事情特意来见向罡天生怕他是走火入魔,修练入邪。
      
      事实自然不是!
      
      向罡天清楚的很!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于剑一道,能参悟剑道者,可以那些人是终生修剑也不为过,但向罡天知道自己不是。
      
      自己的剑道,夸张一点说,那都是掠夺来的。就如同一栋大厦,别人是从地基开始,一层一层往上建,而自己却是空中起楼,地基全无。
      
      在鬼界的时间,与老灵贶王在一起,窥探其指道奥义,向罡天是隐隐悟出这一点。所以回来后才是完全封印修为,重修剑道,从最基础开始,循序渐进,终是才能有收获的。
      
      听完他的解释,几女释然,转身又是各自散了忙自己的事情!
      
      七十二奴,尽数交由几女指使,有灭东天宫的余威在,几处大势力是没有人会轻易来招惹的。至于那些不怕死的名门世家,却是根本撼不动禁城,一些世家中连极尊都没有,试想又如何能与禁城为敌?
      
      要知道,七十二族,可并不是只有七二十奴是极尊,将所有极尊加在一起的话,那至少是达到五百人。
      
      五百极尊,这样的数量,已经是相当于东天宫的全部极尊数量,只多不少的。
      
      当然,向罡天这番闭门练剑,却也像是从三界中消失了一样,无人知道他的落。有人想要找到他的行踪,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禁城行事在李轻月的约束下,显得极是低调,不引人注意。
      
      一年四季,季季如春!
      
      转眼间,向罡天在禁城修剑两年,两年时间是未出禁城半步。几女组建的公司也是上了正轨,如同商业巨鳄一般,开始疯狂的吞并举动。
      
      有七十二奴保驾护航,自然是一帆风顺,可以说形势一片大好。
      
      在这一年中,天界的的大战也是停止。三大天宫联手而战,但不得不承认。东天宫的界面已然是无法夺回,最后是一声不响地撤兵,也算是默认了魔域的存在。魔域已成大势,脱离天宫掌控,天界局面就此改写。
      
      这一日,向罡天身穿一身宽松的长袍,手持木剑,正在不厌其烦的练习着,外面传来脚步声,听闻到这声音,向罡天的脸上不由地露出笑容。停下来,倒提木剑于背后,眼睛看着门口的方向,转眼间,李轻月、段菲几女走进来,但是,除了她们外,身后还跟着几人。
      
      看着那几人,向罡天的脸上不由地露出迷人地笑容:“一个个的终于是浪够了,舍得回来了是吧?楞着干嘛?过来叫姐夫!”
      
      “姐夫!”
      
      三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随后几人是冲过来,与向罡天拥抱在一起。
      
      “姐夫,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在你的身上感应不到一丝的力量存在?”
      
      松开,有人问出声,方才三人在拥抱时可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伤到向罡天。
      
      “我没事!你们这些年在外面过的怎样?”向罡天嘿嘿笑着,打量着三人。脸上露出一丝邪意,让人心中有些不安。
      
      这三人可不是别人,而是李轻阳、沈雨龙和段正雄三个。他们从向罡天的笑容中,似乎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连忙是露出一脸的苦相。
      
      “姐夫,我们过的不好,非常的不好!这些年如果没有杨鼐照顾着,我们三人怕是早已经陨灭几百次了?!倍握劬×咳米约旱挠锲3制降?,言语中更是透着几分看淡生死的味道在内。
      
      “那他人呢?”向罡天的脑海中浮现出杨鼐的面容,左右看看,却是不见人出现。
      
      “被抓了!”听他问及杨鼐,这下三人脸上的装作是瞬间消失,李轻阳一脸的苦笑:“我们可谓是历经磨难好不容易才回到地球,出现的东北境地,结果碰上有世家子弟欺压百姓,我等一时忍不住而杀人,却不料那小子居然是什么破家族的嫡子,对方只派出一个家奴便是差点要了我们的命,幸好杨兄撞拼死掩护才能逃得一命?;氐窖嗑┘拍忝?,可你……”
      
      李轻阳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也是带着浓浓的无奈和羞愧,还有担心和不解。
      
      “姐夫,你能想办法救出杨兄吗?”
      
      “你是说他没有死?还活着?”
      
      “是!我们在逃出东北的时候听到消息,那沈家说是要抓住我们三人一起斩杀,所以能断定,杨兄肯定还活着。但是,一定也在受苦。那些丧尽天良的,不可能会善待杨兄的?!?br />  
      “受苦倒是无所谓,只要人活着就好!”向罡天抬起掌中的木??戳丝?,朗声道:“也是差不多了多少!那么我就亲自去接杨兄回来,轻月,准备飞行器!”
      
      “带六奴同行吧!”李轻月点头,轻声说了句。因为她知道,向罡天封印修为而修剑,剑未成,破封印,那可就是白费了一番心血!
      
      “也好!”向罡天明白她的心思,应着,并没有拒绝。差不多,终究还是差了点。诚如李轻月所说,如果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向罡天并不想解开封印。现在的剑术正修到紧要关头,如真的解开封印,却也是有点可惜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李轻阳三人没有插嘴,虽然二人心中是顾虑重重??伤窍嘈畔蝾柑?,也相信李轻月诸女,既然说带六奴同行,那便是意味着那六奴可以保证众人全身而退的。
      
      当然,三人心中也是的所决定,如果真的不敌对方的话,纵是拼死一战,也不能自己这姐夫落难的。
      
      飞行器很快出现在向罡天所在的院中,带着三人连同六奴,一行十人是往东北方向飞去。飞行器,寻找空间节点进行空间跳跃,速度是极快的??梢运抵皇鞘胫拥氖奔?,已经出现在三人所指定的地方。
      
      这里,大变之前叫长白山,现在,则是被称人改称为圣雪峰!盘居此地的是一从域外归来和古老家族沈氏!八百万里圣雪峰,沈氏独荣!
      
      对这沈氏的威名,这些年向罡天也是有所听闻,随着商业集团的发展,李轻月所着手的第一件事便是打造情报网。有七十二族的弟子为用,经过这些时间的发展已经是初成规模。不说遍布全世界,但至少是东方诸地的大小消息都逃不出情报网。像沈氏这样的大族,能在圣雪峰闹出如此动静,自然是成为重点监控的对像。
      
      在飞行器落地时,消息已经传到向罡天这边。
      
      从飞行器的电脑中调出一些沈氏弟子的图片,向罡天示意沈雨龙三人过来看。三人久地域外流浪,再见到这新科技的东西当真是又欢喜又陌生,拨弄着图片,在看过几十张后,三人突然间同时出声。
      
      “是他,姐夫,就这小子强掳人幼女为奴,对方不同意,竟是指使家奴灭人一家。以强凌弱,手段残忍,当真是畜生都不如?!?br />  
      说话的是沈雨龙,虽说他是被称为赖皮龙,但向罡天知道,这位狂熊特种大队的队长,心中从不缺乏正义的。
      
      段正雄和李轻阳也同是如此,要不然的话,三人也不会在敌况不明的前提下出手,更是怒起杀人的。
      
      “沈氏?这说起来还是你本家,说不定在远古时代你们还真是同一血脉相传的。要不要法外开恩,给他们留条活路???”向罡天笑眯眯地说道,眼睛看着沈雨龙,似乎是在试探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一样。
      
      “上梁不正下梁歪,子辈后裔敢胡作非为便是因为族中长老不教枉纵的缘故。我知道,世间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那么,便权当我来替沈氏大义灭亲,以证族名!”
      
      “好!这话我喜欢听!”向罡天呵呵一笑,朝那站在两旁微微闭目的六奴轻声道:“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是!”几人躬身应着,神色间是一片恭敬。
      
      李轻阳三人看着,总是感觉的点奇怪。三人的修为自认也算是不低,正是醒灵破枷之境。三人自忖也算是见多识广,可就是看不出来这六个被称为奴的年轻人能有多厉害?要知道,从他们的身上,可是感应不到强大的力量与生机的存在。凭他们六人对付一个堪称庞大的名门世家,能行吗?
      
      心中的是有所质疑,但三人并没有多问。但来时心中的决定是没有改变过,甚至是变得更为坚定不移。
      
      圣雪峰,本是一座山,但因为沈氏的存在,便是发展成了一座城,大城!城内,和地球上别的城市都一样,科技与仙术混合,处处可见高科技,也处处可见爱腾云驾雾的仙人。
      
      飞行器降落在一十几层高的大厦顶,这地方是向氏集团的驻圣雪峰的一个分部,也是情报集点。
      
      李轻月早已经传来吩咐,虽说她没有暴露向罡天一行人的消息,但她的亲口吩咐,足够引起这分部负责人的重视。
      
      飞行器才一落下,便见着一行十数人身穿西装朝着飞船这边掠来。几步间,人已经是来到飞行器前,也是见到了向罡天一行人。
      
      这分部的经理是一年轻男子,出自七十二奴的某一家族,有些天份,已经是达到将境巅峰,于同龄人相较算得上是极为不错,要不然李轻月也不会让他担此重任的。能得到重用,这让他也是自视甚高,不过对于突然间成为别人的家奴,心中始终是有不忿的。但是,在得知向罡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后,倒也不敢放肆的,也算得上是有几分忠诚。
      
      目光扫过一行人,见十人中就有七人是一幅普通的样子,剩下的三人,修为也是低的可怜,破灵破枷?这样的修为一根手指头都是能戳死好几个的。他的目光中不由地流露出几分不屑,但是隐藏的极好。除了六奴,向罡天四人是谁也没有发现。
      
      沈雨龙三人是修为太弱,根本就发现不了。而向罡天则是封印了自身的修为,此时与普通人无异,自然也是不能发现。
      
      至于六奴,对他这反应根本就不在意。对他们而言,只要没有人威胁到向罡天的生死便成。一个眼神,懒得搭理。
      
      经理的脸上露出笑容:“几位,老板已经吩咐,让我们全力配合几位,不知你们是的何吩咐?在这圣雪峰城内,我陈脩尚是有几分面子的?!?br />  
      “陈经理是吧?你好,这次看来是真的要麻烦你了!”向罡天伸出右手,朝其露出一个笑容。
      
      对这握手的礼节,陈脩倒是早已经习惯,极是熟络地伸手与向罡天轻轻一握,脸上露出谦卑的笑容:“不敢不敢!几位可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叫我小陈便好!”
      
      “嗯!称呼不重要?!毕蝾柑彀诎谑?,并没有和这陈套近乎的意思。以他的身份,也是用不着。
      
      “陈经理,你给我们安排地方先住下来,然后再想想办法,看能不看打探到这个人的下落?!彼底?,向罡天是朝李轻阳示意了下。
      
      后者自是勾勒出杨鼐现在的模样,让陈脩看个明白。
      
      陈脩有些不以为意地看了眼,眉头是微微皱起:“几位,你们确定是沈氏?在这圣雪峰,敢称为沈氏的可是只有一家,便是居于那白云峰天池之巅的那家,你们确定目标是他们?”
      
      陈脩用不确定的眼神扫过向罡天几人,朗声道:“几位,这沈氏在圣雪峰可谓中家大势大,听我一句劝,如非必要最好是不要去惹他们啊,要不然到时骑虎难下啊,说不定还会因此惊动主上的,那可就不是我们能担待的了!”
      
      向罡天听的微微一笑,陈脩口中的主上是谁?说的便是自己??上У氖钦獬旅懖⒚挥腥铣鲎约?,并不知道,这事已经惊动自己了。不过,这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却是让向罡天有些不爽。笑容敛去,微微皱眉道:“行了,你不用多说,做事吧!”
      
      “好,好!听你的?!背旅懙牧成⑽⒁槐?,向罡天的话让他在一众下属面前有些挂不住面子,自然,语气也是变得有些阴阳怪气。
      
      看着陈修脩在前领路,李轻阳三人相互看了眼,均是摇头轻叹,与自己心中所想的相比,有些让人小失望。
      
      从顶层下来,陈脩让众人在办公室内等候,他自己则是带人离开,说是去给众人准备住处,但真正的心思是如何却是有些难说了。
      
      御下不严,鞭长莫及,这是一种错误。不过向罡天倒是无所谓,因为像这样的人,影响不到自己的大局,朝身边站立的六奴轻声道:“你们去两人入沈氏先将我那兄弟带回来,其它的事情慢慢来。记着,不要惊动他们!”
      
      “是,主上!”
      
      有两人躬身应着,随后是撕裂虚空,消失于房间内。
      
      看到他们这般从容的举动,李轻阳三人相视一眼,有些震惊了。
      
      回到地球后,三人可是不止一次试过,以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撕裂虚空壁的。没想到这看着不起的奴仆居然是有着这样的手段。
      
      段正雄看了眼正在远眺窗外的向罡天,走管他身边低声道:“姐夫,他们很厉害??!是祖境强者吗?”
      
      “嗯!”向罡天从鼻子中应了声,笑眯眯地道:“怎么?想拜师???”
      
      “这……怕是不好吧?”段正雄有些扭扭捏捏地说道,实际上,心中是早已经乐开了花。祖境,如果能拜这样的人为师,那自己不就用像以前那般如无头苍蝇一般的修练了吗?
      
      两人的话声极轻,但沈雨龙和李轻阳早就尖着耳朵在听,听到这话时,两人也是舔着笑脸走来。
      
      “不可能!想都别想!你们最好是趁早打消这一念头。拜入他们门下?那以后我该如何称他们?待我需要他们去死的时候,又要怎么面对你们?行了,修为的事我会替你们想办法的,不急在这一时?!?br />  
      向罡天的话,有着让人无法反驳的坚决。听着三人神色有些黯然,再看看房内的四人,只能是想着回去求求自家的姐姐,让她们出面了。祖境,这样的强者自己可是没见过几人的。
      
      向罡天也不再点破几人的心中的小念头,只是抬眼看着着窗外。窗外风景如画,有雪峰高耸入云,圣洁无双。
      
      十几息的时间,房间内的虚空裂开一道门户,之前离开的两。奴抱着昏迷不醒的杨鼐,从中走了出来。
      
      “怎么样?他没事吧?”

  • 李宇嘉深圳二次房改对其他城市有重大示范意义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4-17
  • 英国举行国际步姿大赛 多国军人同台竞技 2019-04-16
  • 酸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5
  •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全国展开 新反腐机构日渐成型 2019-04-15
  • 回复@海之宁:其中跟你不对付的小寻子、真理论者都是批咱的主力军也!小海童鞋作何解释? 2019-04-12
  • 捷克总统焚烧红内裤羞辱记者 曾称媒体是化粪池 2019-04-12
  • 1—5月我省进出口总值1439.7亿元 增速全国第二 2019-04-12
  • 【有关北京辖区的案件】在网上反映到了【最高检】的有关网站,而经过其【编号查询】,结果反馈出来的【信息】却是【最高检】把案件下滑给了【北京高检】,而【北京高检】则 2019-04-12
  • 走近土掌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11
  • 期末,就是考验班主任文笔之时 2019-04-11
  • 英国家长也在为孩子升学操心 2019-04-08
  • 2018年武汉轻工大学招生计划公布 在鄂招生2643人 2019-04-07
  • 谁是女排最大核心?国际排联给出答案 她当选不意外 2019-04-06
  • 中国现在大学毕业水平人口有近一亿,20年后是3.5亿,比美国总人口还多,硕士生将达到2千5百万,博士2百万。这就是20年后中国的实力,不管美国怎样折腾都是没用的 2019-04-02
  • 新华社评论员:厉行法治 常修政德 2019-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