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1-04
  • 木渎古镇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1-04
  •   庞大的紫云台上,修士的命已经变得不值一提,经过数个时辰的乱斗,一些清醒的修士几乎被残杀殆尽,那些被丹药控制的修士也死了一大片,紫云宗和白岚宗的长老几乎全部殒命。
      
        “噗!”
      
        “??!”
      
        几声惨叫预示着紫云宗和白岚宗最后的几名长老全部毙命。
      
        只剩下紫都天和白岚宗的首座。
      
        紫云台现在还有大约几千名修士,全部都如木偶一般,虽然实力平庸,但是人海战术使得紫云宗和白岚宗的长老被活活累死。毕竟是气走轮脉之境级别的战斗,如果遇到一个云起轮回之境的修士,不论多少气走轮脉之境的修士,都只是白搭,一个大境界的差距不是量可以弥补的。
      
        “紫都天,把灵器交出来吧,让你平静的死去,不然,将让你死无全尸!”左仁手一伸,说道。
      
        “嘿嘿,原来想要灵器?!弊隙继煨Φ溃骸翱上д饬槠骼锩娴拿孛芪颐荒懿瓮?,要不然,你们这些杂碎,岂能是我的对手!”
      
        “死到临头,还嘴硬,上!”
      
        被控制的那些修士一拥而上,不要命的向紫都天进攻。
      
        颜暮凡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自己一个人如果凭借‘魔蜻蜓之翼’立马就可以飞离这修罗场,但是他怎么能抛下姜牧和风追雨,独自一人逃遁,那样的话他将不配作为一个男人生存在生肖大陆,同时内心将会变得不坚定,这会严重影响到他今后境界的提升。
      
        颜暮凡他们五人背靠着背,在紫云台艰难的移动着。寻求一个突破口,姜云和姜楚儿的功力最弱,他们甚至连一套完整的功法都没有修习过,只是凭借着灵气,和一通蛮打,勉强维持着。这样下午不是办法,迟早要全部都死在这里。
      
        忽然,颜暮凡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正在向自己蔓延,而风追雨也同样感觉到不对劲。
      
        “快让开!”颜暮凡和风追雨同时一声大吼,颜暮凡强行推开姜楚儿和姜云的后背。风追雨拉着姜牧,就在大家跳开的那个方位中心,下一刻就被一团粘液所击中,地上的石块顿时被这种粘液所腐蚀,最后陷下去一个坑。
      
        “段峰!”颜暮凡暗道:你终于忍不住现身了!
      
        “嘿嘿,颜暮凡,几个月不见,有没有想念我这个老朋友?”段峰从空中落下,就站在颜暮凡刚才的位置。
      
        颜暮凡道:“你又不是如花似玉的姑娘,我有什么好想的?!?br />  
        “但是我很想你哦?!倍畏迳嗤飞斐隼刺蛄颂蛩淖旖?,“我这几个月以来做梦都在想你,嘿嘿!哈哈哈!”
      
        颜暮凡看到段峰的舌头从舌尖一端分出两个岔头,如同蛇的舌头一般。
      
        “嘶嘶!”
      
        他的舌头以一种固定的频率不停的律动着,看的颜暮凡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段峰越来越像是一条蛇了。
      
        颜暮凡暗道,真是个麻烦的对手,既然他都到了,那么段禽山必定也已经到了。这个紫云台就是几个月前的角斗场,一切似乎都朝着段禽山所预订的路线走着。
      
        “能够得到你的想念,我必须要反思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误会如此之深!”颜暮凡恶心的说道。
      
        段峰双眼一动不动盯着颜暮凡,他的舌头终于从嘴角滑入了自己的嘴里,胸前的图案发出的光透着他的衣服忽明忽暗。左手断臂之处毫无征兆的一闪间,森罗妖蛇如跗骨之蛆般围住了颜暮凡的四周,那双蛇眼闪烁着冰蓝色的凶光,蛇头之中的那朵小花如今已经长大了好几圈,变得越发的鲜艳了。
      
        同时那张血盆大口之中连续吐出犹如钢针一般的细小的毒液,像箭矢一般射向颜暮凡。
      
        不同于之前的球状,如今变得这般细小,想要避开,又加大了难度。
      
        “糟糕,这是森罗妖蛇进化的征兆,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段峰的森罗妖蛇居然进化了,不知道段峰现在的境界是什么!”颜暮凡暗道不好,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倒还没有什么,关键是楚儿和小云。他们的境界只有气走轮脉之境第一重。在躲避的同时还要兼顾他们让颜暮凡额头冒汗。
      
        因此颜暮凡并没有一味躲避,精神控制力现在运用到极致,面对这些细小又如蜂针一般的毒液,如果不全力以赴的话,很可能下一刻就去见鬼了!
      
        段峰是个疯狂又邪恶的修士,他根本就不在意出他之外的一切,他的攻击就是无差别的,周围的一些修士即使是同伙,也会被他森罗妖蛇嘴里的毒液针毫不留情的射中,一旦被射中,毒性发作,这些修士立马就会化成一滩污血水,留在紫云台上,发出腥臭的气味,和一股黑烟。
      
        “小凡,不要分心,楚儿和云儿的安全你不用担心?!狈缱酚暌滦渚砥鹕湎蚪亩疽赫?,立刻向旁边甩出,动作要是慢一点,毒液针就会刺破风追雨的衣服,接触到他的皮肤。即使如此,风追雨的衣服也被弄得千疮百孔,他这么说只不过是要颜暮凡安心。
      
        一边要对付这些发狂的修士,一边还要躲避森罗妖蛇的毒液针,已经很勉强了,还要?;そ徒?,可想而知,是多么吃力。
      
        还好姜牧和风追雨两人合力勉强维持着眼前的平衡,但是一旦时间拖长了,对他们极其不利。颜暮凡也知道这点,经过风追雨一提醒,立马集中全部的精神,准备和段峰一战。
      
        “嘿嘿,怎么了,舍不得那个小妹妹受伤么,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多情的种子,之前的小姑娘呢?是不是已经被你害死了,哈哈哈!”段峰整个人好整以暇站在原地并未动。
      
        “你想要扰乱我,这招已经过时了?!毖漳悍裁凶潘?,左手运气翻云拳,右手运气烈火掌。风属性的功法和火属性的功法同时在颜暮凡的手中运转,段峰吃了一惊,随即又恢复了冷酷的神情,“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颜暮凡?!?br />  
        “每次见到你,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你背后的灵器呢,也一起亮出来吧,反正今天以后,就是我的了,嘿嘿!”
      
        颜暮凡不答话,几个闪越,避开森罗妖蛇,如果自己之前没有估计错的话,近身是段峰的弱点,森罗妖蛇虽然身体伸缩自如,但是近身速度并没有优势,而且缩进去的森罗妖蛇攻击力会大打折扣。
      
        “就是现在!”颜暮凡暗喝一声,贴着毒液针,向段峰射去,森罗妖蛇转过身子,蛇头向着颜暮凡的后背急射,同时嘴巴张开,又一轮密集的毒液针在颜暮凡的后心紧紧跟随。
      
        颜暮凡精神控制力立刻从背后伸出,但是在控制毒液针的一瞬间,针忽然自爆开来,墨绿色的烟雾弥漫开来,夹杂着粘稠的毒液,向四周喷射,周围的毒液针纷纷受到影响,全部都爆裂四射。
      
        这种无差别的杀伤力让原本就血腥的紫云台又增加了一丝炼狱般的感觉,这些墨绿色的烟雾和地上的污血只要一接触到那些如木偶般不知道闪躲的修士就会腐蚀,进而又化成污血,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杀人的‘器’。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1-04
  • 木渎古镇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