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击洪灾现场:新乡消防成功护卫98名被困人员脱险 2019-05-25
  • 里约奥运门票滞销 目前待售门票超170万 2019-05-25
  • 周冬雨:期待下个五年 我依然抱着表演的初心 2019-05-24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5-24
  • 江夏区宣传干部培训班圆满落幕 荆楚网携手江夏区委宣传部举办 2019-05-23
  • 改革开放40年——从全国糖酒会看酒业跌宕起伏酒业 中国 2019-05-20
  • 父亲节,你知道 有几成“男人装”? 2019-05-19
  • 民航系统支援西藏机场建设发展工作会议召开 西藏将新增三个支线机场 2019-05-19
  • 网络暴民与公交车纵火犯 2019-05-15
  • 深改组1000天——亚心网专题 2019-05-15
  • 口音让他露马脚 背负3条人命公安部B级逃犯被武汉细心民警揪出 2019-05-13
  • 无雨则旱,有雨就淹,成为常态。 2019-05-12
  • 2015科教频道中秋晚会《天涯共此时》 2019-05-10
  • 25年全球健康三大变化 2019-05-10
  • 70年 使命·梦想·荣光 2019-05-08
  •     不仅仅是李逍遥,几乎前来参赛的大部分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那几件压轴物品之上,不过此地距离黑甲军营很近,所以一切都只能依靠财力说话,毕竟有黑甲军在此维持秩序,还不敢有人乱来。
      
          这一日,凌风拍卖会正式来开序幕,用简单的围篱隔出一块又一块区域,中间则是搭建了简陋的高台,用于展示拍卖物品,这样一个简陋的场所,这一次却是无比的热闹,最重要的是就连黑甲军营的高层都惊动了,十大副将之中有四位来到了这拍卖会,他们倒不是一定要购买什么东西,但是他们的到来,无疑是将拍卖会的气氛推到了最**。
      
          中午时分,一青年缓缓的走上了高台,在众人的注目之下,青年露出一丝笑容,而后说道:“大家好,欢迎来到凌风拍卖会的现场,我是这次拍卖会的主持人,李浩,虽然今天拍卖会的场地是差了些,服务也不够周到,但是请相信我,也相信我们凌风拍卖会,这一次拍卖的物品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br />  
          听着这青年的话,四周的哄闹声也是响了起来,这里面大部分人都是不知道这一次拍卖会的情况,也只有少数收到请帖的人才知道这一次拍卖会的压轴物品。
      
          “好了,废话不多说,请上我们今天第一样拍卖物品?!被耙舾章?,一位老者端着一红木盘子,盘子里面是一颗纯白色的果实,那纯白色的果实上面透露着极为强大的生命力气息,闻一下恐怕都能够有益身心。
      
          李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相比今天也有不少精通炼丹的前辈,大家恐怕也已经看出这一枚灵果,没错,这就是今日拍卖会的压轴物品之一,元阳果!”
      
          李浩刚刚说完,台下就爆发起一阵惊呼,“靠,元阳果,听说这东西即便是直接服用都能根治顽疾,甚至是延年益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一位懂得药理的老者叹了口气,“哎,可惜啊,这样强大的灵果却没办法找到合适的材料来配,如果能够炼制成丹药,那恐怕也是极为了得的寿丹啊,可惜了??!”
      
          实际上大部分人没有想到的是,凌风拍卖会竟然会将压轴物品放在第一轮拍卖上,实际上这样的做法有可能会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是一旦经营不好,有可能会起到相反的效果。
      
          此时乐儿和莫青霞两人就坐在拍卖会前排的席位上,在看到这第一样拍卖物品之后,两人也是神色一顿,这一件物品是钟无恨特地说明了要拿到手的,既然是这样,那就绝对不允许有一丁点的差错。
      
          “各位,请注意了,元阳果底价1万金币,每次竞价不得少于五千金币,现在开始!”李浩在台上说道。
      
          话音刚落,台下就立马有人开始竞价,实际上对于普通的武者而言,这种东西对于他们的作用真的不大,不过在这样的场合,若是能够拔得头筹,对于他们的声望倒是不错的提高。
      
          “两万金币,这元阳果我李向宗要了!”一个背负长剑的武者站了起来,气势十足的说道。
      
          “切,两万金币就想要这玄阶灵果,穷鬼,三万金币!”
      
          一时之间,竞价竟然变得异常的热闹,甚至是火药味十足,不过随着价格越来越高,参与竞价的人也是越来越少,而莫青霞和乐儿两人则是表示不着急,见惯了钟无恨大手笔的花钱之后,对于这些数额的金币,她们甚至是没有太多的感觉。
      
          “十万金币,各位能否卖老夫一个面子,说来元阳果对于各位作用不大,老夫对于元阳果倒是颇有研究,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入药炼丹?!币磺嘈肜险吒Я烁Ш?,说道。
      
          话音刚落,参与竞价的人立马减少了一大半,因为对于这老者,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此人就是天风国内唯一的一位玄阶高级的炼丹师,顾峰顾老,这样的人物即便是天风皇室来了人,恐怕都得以礼相待,现在他一开口,又有谁会不识相呢,要知道,与炼丹师交恶,尤其是与一名玄阶高级炼丹师交恶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刚才参与竞价最凶的一年轻人,此时也是朝着顾峰这边一礼,“倒是没有想到顾老来了这里,既然如此,那我便退出竞价!”
      
          随着青年人的动作,接连几人退出了竞价,顾峰很满意,看了台上的李浩一眼,“小友,那么是否可以宣布结果了?”
      
          就在这个时候,乐儿缓缓地出声,“抱歉,这元阳果我要了,二十万金币!”乐儿自然是知道,作为炼丹师肯定不缺乏金币,所以一次性讲过价格提升了一倍,希望能够快点结束这一场竞价。
      
          只是乐儿突然参与竞价也是让拍卖会众人大吃一惊,要知道参与此次拍卖会的人大都是天风国人,作为天风国人又有那一位没有听说过顾老的名头,竟然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顾老面子,这倒是让他们有点钦佩,不过更多的则是看好戏。
      
          顾峰此时也是脸色发青,本来已经胜券在握,谁知道竟然会出现这么一个小女娃,顾峰吸了一口气,朝着乐儿这边看了过来,他们坐在同一排,虽然只能看到乐儿的侧脸,但是却也可以判断出这女子很年轻,心中暗道:“或许是那一家初出茅庐的少女吧?”
      
          “二十万金币,小女娃你可是好大的口气啊,不过你用二十万金币拍下这元阳果,你家里人知道吗?”顾峰的声音传遍了拍卖会的场所,那话语之中的意思也是非常的明确,威胁和警告的含义都有。
      
          乐儿淡淡的说了句,“不劳费心!”关于顾老,乐儿自然也是有所耳闻,不过就炼丹术而言,那就呵呵了,在见识过自家公子的炼丹术之后,什么玄阶高级炼丹师,根本算不了什么,你见过能够炼制出玄阶极品丹药的玄阶高级炼丹师吗?不存在的,而钟无恨似乎每一炉都是玄阶极品。
      
          顾峰胡子都要被气歪了,不过随即却是笑道:“呵,后生可畏啊,不过就是不知道你是那一家的子弟?!?br />  
          乐儿嘲讽的一笑,“不用打听了,就算是我说了,你也不一定知道,而且以你玄阶炼丹师的称号,还压不倒我!”话音落下,乐儿气势陡然一涨,而后立马隐去,这也算是一种警告,武王的气势从乐儿身上散发出来,也是让顾峰震惊。
      
          武王,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敢于挑衅顾老的小女娃竟然是一位武王,要知道玄阶高级炼丹师的地位虽高,但是一名武王的地位也不差,玄阶高级炼丹师确实还压不倒武王。
      
          顾峰顿了一下,而后深深的看了那边一眼,不再言语而是转头看着台上,就这么放弃,他自然是不甘心,关于元阳果,他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现在已经是到了验证的阶段,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今天终于让他遇到了一枚元阳果,自然是不愿意放弃,要知道,若是能够创造出一种寿丹,那以他那个时候的名声,足以进入到那个地方,有朝一日,他的炼丹水平肯定可以提升到另外一个层次。
      
          “四十万金币!”顾峰咬咬牙说道。
      
          此时台上的李浩也是表现的有些兴奋,“四十万金币,这位炼丹师出价四十万金币,那位姑娘,你还要出价吗?”
      
          乐儿看都没看顾峰一眼,直接开口道:“六十万金币!”虽然乐儿手上的金币不少,但是那些也都是钟无恨给她们的,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即便是钟无恨从来都不缺金币。
      
          顾峰脸色有些难看,四十万金币都足够他出血了,再加上去已经远远超过了一枚玄阶灵果的价值,一怒之下,顾峰甩了甩袖子,“既然你们这么想要那就给你好了!”
      
          可能顾峰接下来会有一些布置,一些动作,但是乐儿不会在意,毕竟这样的事情她也是见得太多了,既然无法从拍卖会上正大光明的取得,那就采取另外一种方式,一种简单而又有效的方式。
      
          “乐儿,这样会不会不太好?”莫青霞低声的说道。
      
          乐儿摇摇头,“不会!”
      
          “可是那老头好像有点不甘心的样子,会不会给公子带来麻烦?”
      
          乐儿轻笑一声,“青霞妹妹,你想的太多了,你以为任谁都能对公子造成麻烦吗?”
      
          钟无恨修为有多高,乐儿一直都没办法猜测,当初那一战,她记得钟无恨曾经说过,“我若是说,我是武神,你相信吗?”当时的她是肯定不会相信的,但是到了现在,她恐怕已经有了七八分的相信。
      
          李浩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一号拍卖物品就归这位姑娘所有!”说着李浩摆摆手,老者走了下去,没过多久,一个木制的盒子送到了乐儿的手中,乐儿自然是毫不在意的甩出六十个紫金币。
      
          乐儿的动作很随意,却没有发现台上李浩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好奇。

  • 直击洪灾现场:新乡消防成功护卫98名被困人员脱险 2019-05-25
  • 里约奥运门票滞销 目前待售门票超170万 2019-05-25
  • 周冬雨:期待下个五年 我依然抱着表演的初心 2019-05-24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5-24
  • 江夏区宣传干部培训班圆满落幕 荆楚网携手江夏区委宣传部举办 2019-05-23
  • 改革开放40年——从全国糖酒会看酒业跌宕起伏酒业 中国 2019-05-20
  • 父亲节,你知道 有几成“男人装”? 2019-05-19
  • 民航系统支援西藏机场建设发展工作会议召开 西藏将新增三个支线机场 2019-05-19
  • 网络暴民与公交车纵火犯 2019-05-15
  • 深改组1000天——亚心网专题 2019-05-15
  • 口音让他露马脚 背负3条人命公安部B级逃犯被武汉细心民警揪出 2019-05-13
  • 无雨则旱,有雨就淹,成为常态。 2019-05-12
  • 2015科教频道中秋晚会《天涯共此时》 2019-05-10
  • 25年全球健康三大变化 2019-05-10
  • 70年 使命·梦想·荣光 2019-05-08